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浅谈明清官窑中的“珊瑚红”(建议收藏)

作者:百老汇游戏    更新时间:2021-02-05 10:22

  抹红在描红时就已经运用,但效果不太明显。当矾红彩图案逐渐由点、线),“抹釉法”(或称“刷釉法”)的使用明显增多,因此人们经常用“抹红”来称呼它们。抹釉法缩短了上釉时间、色泽感较强(甚至有些呈油质感,有“油红”之称。)、釉层涂抹不均匀、容易呈现不同程度的刷釉痕迹。刷釉法的应用时间很长,即使在御厂掌握“吹釉法”后,不少复杂的局部釉面仍然需要使用抹釉法才能完成。

  确凿的抹红传世实物可见资料《清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档》中“乾隆十一年十一月初七日,七品首领薩木哈将做得木胎画蓝色如意云,口足中身写字盅样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照样准烧造。将盅上字著唐英分均挪直,再按此盅的花样、诗字、照甘露瓶(图3)抹红颜色亦烧造些,其蓝花盅上花样、字、图书俱要一色;红花盅上花样、字、图书俱要一色;红盅底俱烧[大清乾隆年制]篆字方款,其款亦要随盅的颜色。钦此。”

  因为文中蓝、红花盅器身落乾隆御制五言诗《三清茶》(诗词为:“梅花色不妖,佛手香且洁。松实味芳腴,三品殊清绝。烹以折脚铛,沃之承筐雪。火候辨鱼蟹,鼎烟迭声灭。越瓯泼仙乳,毡庐适禅悦。五蕴净大半,可悟不可说。馥馥兜罗递,活活云浆澈。据佺遗可餐,林逋赏时别。懒举赵州案,颇笑玉川谲。寒宵听行漏,古月看悬玦,软饱趁几余,敲吟兴无竭。”),所以被不少人称为“三清碗”(图5)。传世品中落款为“乾隆丙寅小春御题”,也与历史档案中的制作时间相符。

  古时珊瑚采集困难,其中红珊瑚格外光彩夺目、艳丽华贵,显得格外珍贵。魏晋时期贵戚、晋武帝司马炎的亲舅舅王恺曾用南国所贡的二尺红珊瑚与富豪石崇斗富,但被石崇的四尺红珊瑚所败,成为流传至今的“石崇斗富”。经典名剧《锁麟囊》中有薛湘灵唱段:“(锁麟囊中)有金珠和珍宝光华灿烂,红珊瑚碧翡翠样样俱全,还有那夜明珠粒粒成串,还有那赤金链、紫英簪、白玉环、双风錾、八宝钗钏,一个个宝孕光含。”甚至有“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之词,足见红珊瑚在古代的经济价值(图7)。佛教中,红色珊瑚还被看作为如来佛的化身,可以使用它做成佛珠以及装饰神像等(图8)。明代流行的七珍、八宝纹中也有珊瑚,用其象征富有。

  为显吉祥、尊贵,人们也把景德镇御厂制作的类似发色矾红色地釉称为“珊瑚红”。从文献资料看,“珊瑚红”这个概念产生的比较晚,民国初年广州许之衡的《饮流斋说瓷》中有:“今就最流行之色而试以系统别之。红(付紫):祭红、霁红、积红、醉红、鸡红、宝石红、朱红、大红、鲜红、抹红、珊瑚、胭脂水、胭脂红、粉红、美人祭、豇豆红、桃花浪、桃花片、海棠红、娃娃脸、美人脸、杨妃色、枣红、橘红、礬红、翻红.....”,文章对“珊瑚红”没有详细解释,从所列品名很详细可以推断其中不少名称很可能为同类制品的不同发色。

  制瓷者还在一些单色珊瑚釉上装饰金彩,达到锦上添花效果,使器物更加富丽堂皇。在没有掌握金粉绘画装饰之前,元、明代器物上的金彩是使用金箔粘贴在釉面上(图13)然后烘烤制得,较易脱落,并且线条生硬。清代之后,制瓷者使用金粉调和,再用笔绘在器物上,所以后者线)。现在景德镇的高仿瓷制作者也使用同样办法绘制金彩,所以很大程度提高了单色釉金彩器的鉴别难度。

  “珊瑚红”呈色艳丽庄重,明清不少彩瓷都使用它做底色釉制作高质量产品,出现这种情况与珊瑚红的优点密不可分。首先,珊瑚红的烧制温度比较低。与釉下彩铜红(即釉里红)等高温釉相比,珊瑚红仅为800-900度,因此制作简便,条件要求低。其次,它呈色稳定,极大程度保证了成品率,促进了珊瑚红的广泛应用。

  从上文资料中可以了解到珊瑚红的发色并不完全一致,这主要因为瓷业的工艺发展以及制作者需要针对不同施釉法使用不同配方,导致珊瑚红在不同情况下可能存在若干调整,但主原料与呈色原理不会变化。另外,矾红料的研磨粗细、烧制温度以及烧制时间等都会左右“铁红”发色。诸多情况下容易产生其它例如“朱红”、“枣红”等同类名词。

  “珊瑚红”名词出现较晚,因为红珊瑚的色彩区域宽广,瓷器命名又多由个人主观判断,因此概念尤其笼统。最后,通过简单的珊瑚红釉,我们可以进一步认识明清矾红彩的发展变革。不仅了解到它在施釉方面从描红、抹红发展到吹红,在装饰方面也由金粉绘画代替金箔粘贴,甚至在混合彩方面还经历了五彩至粉彩的演变,堪称小中见大。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百老汇游戏
上一篇:该品釉面有较强的“蛤蜊光”     下一篇:官窑中的官窑:清代珐琅彩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