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诗文内容和其他二件刻有御制诗的水仙盆完全一

作者:坎昆宫殿赌场    更新时间:2021-01-23 21:36

  因烧制时间短,传世品极少,历代视为稀世珍宝,目前全世界仅存约70件,其中21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这组台北故宫收藏的21件汝窑照片和文字说明,摘录自台北故宫2006年出版的光盘《珍藏美学中的汝窑》。以前在很多论坛上都有过类似的介绍,但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所以特意整理出来呈献给大家。

  器呈椭圆形,口微敛,平稳无足,足底凹入成一圈形,中有三支痕。1936年参加伦敦艺术国家展览会。器物内心有印花装饰,器型、装饰方式和尺寸与藏于英国伦敦大学大维德基金会的一件汝窑粉青椭圆小洗十分相似。绘制于十八世纪,以清宫收藏为描绘主题的《燔功彰色》也收录有一件“汝窑舟形笔洗”,对照图册和两件器物,发现图册上笔洗之口沿边缘出现有一金彩修复点,和大维德粉青椭圆小洗特征相同,可以知道《燔功彰色》此页记录的并非藏于台北故宫的青瓷椭圆小洗,而是藏于大维德基金会的那一件。

  圆口、口沿镶铜釦,长颈、折肩、直腹、平底,底部有五点支钉痕,刻有乾隆戊戌年(1778)御题,诗文左侧刻有“奉华”二字。奉华全称奉化堂,是南宋宫室中德寿宫的配殿,也是高宗宠妃刘贵妃的居所,有论者据此推论此件器物即为当时宫廷用器。但此件纸槌瓶但“奉华”款僻据器底一侧,适合刻有避开乾隆御题,所以也有学者认为此件“奉华”款应为后刻。此件作品在1946年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博览会。

  御制诗:“定州白恶有芒形,特命汝州陶嫩青,口欲其坚铜以锁,底完而旧铁余钉,合因点笔意为静,便不簪花鼻亦馨,当日奉华陪德寿,可曾五国憶留停。”

  十瓣莲花口碗、壁弧且深、上侈下敛、平底、圈足高且足径略大。器底有五细小支钉痕。温碗是盛行于晚唐至宋代的温酒器具,一般来说都和执壶配成一套。这件藏于台北故宫的汝窑青瓷花式温碗,是目前汝窑存世作品中此类器形唯一的一件。

  椭圆形盆、突出一圈侈口、深壁、平底、足底间突出一圈窄边稜、四足、足呈云头形。1936年曾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编号Porcelain No.25。全器满釉不露胎,仅在器底留下六个细小支钉痕。器底刻有乾隆御题一首。明代鉴赏家曹昭在《格古要论》中提到,汝窑瓷器「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这件水仙盆釉色匀润,通体无文,是传世所见唯一一件没有开片的汝窑瓷器。

  敛圆口、浅壁、壁微呈弧形、平底、无足,底部有三细小支钉痕。这件汝窑青瓷碟,底心郑重刻有“蔡”字,“蔡”字右侧又刻有一篆书“丙”字。二字虽都深入胎内,但刻制工艺明显不同。北京故宫藏有一件青瓷汝窑盘,该器尺寸稍大,器型撇口、弧壁、平底、圈足外撇、器底有五支钉痕,底心同样刻有一楷书“蔡”字。有学者推测这个“蔡”字是物主的姓氏,可能是徽宗时的权丞蔡京,或者是其子驸马蔡鞗的藏品印记。

  圆口、直颈,圆球型腹、平底、矮圈足、足向外撇。口沿及足沿皆镶有鎏金铜釦。底心去除一圈釉,并塗有褐色汁液,中心露出土黄胎色,可能是致垫痕迹造成。底部有釉底地方,则刻有乾隆乙末年(1775)御题一首。诗中提到这件胆瓶“通体纯清细纹”,观察本器可以看到布满细碎纹片,主纹呈现右下左上走向。河南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曾出土一件天青釉撇口瓶,器型与本件相似但颈部较长,因此推测本件可能在清代时即因口部有伤而磨平并镶铜釦。

  直圆口、深壁、壁至底部呈现弧形内敛、平底无足。底部有五点细如芝麻的支烧痕,口沿则有镶铜脱落的痕迹,露出黄灰色的胎土颜色。

  侈圆口、浅斜壁、平底、圈足微外撇。底部有五支烧痕,并刻有乾隆己酉年(1789)御题一首。除此之外,足心还刻有一篆书“甲”字,但刻刀痕迹仅及釉面。乾隆在诗中有“甲字明镌器底心,抚之薛暴手中侵,笑似假借为说项,古已有然何况今。”除了说明器底刻有“甲”字,也可以看出乾隆注意到器物外表的小细节,所以引申假借了《周礼·考工记》中形容物有瑕疵的“薛暴”一词,来描述本件口缘多黑色凹眼磨损以及釉色不纯的现象。此件作品在1936年曾经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

  圆口、口沿磨平,长颈、折肩、直腹、平底,底部有五点支钉痕,并刻有乾隆丙申年(1776)御题。由题诗中“缘铜试看守口器”一句,配合器物口沿处痕迹来看,可以推测这件纸槌瓶和“奉华”款纸槌瓶一样,原本应也镶有铜扣,而且这些铜扣应该是早在乾隆御题前就镶上了。

  缘铜试看守口器,书座堪思防意城。簪朵雅宜名意蕊,称怀已自息心旌。足钉薜暴诚何碍,,以微瑕弃美琼。

  侈圆口、斜壁、平底、圈足外撇。底部有三细小支钉,口沿有镶嵌铜扣。这件汝窑青瓷碟、釉面满部细碎纹片,开片可能曾被污渍染色,纹路格外明显。

  侈圆口、浅壁、壁呈弧形、平底、圈足外撇。底部有五支钉痕,并刻有乾隆壬辰年(1772)新春御题一首。除此之外,足心还刻有一篆书「甲」字。乾隆在诗中有「底心镌甲字」,指的应该就是这个「甲」字刻痕。此件作品在1936年曾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

  侈圆口、浅斜壁、平底、圈足微外撇。底部有五致钉痕,中心刻有“甲”字篆款。除本件外,台北故宫尚藏有一件汝窑青瓷盘和一件汝窑青瓷圆洗在器底也刻有“甲”字篆款。此二件同时刻有乾隆御制诗,根据诗文内容,有些研究者认为“甲”字是古时划分瓷器等第但刻款。

  椭圆形盆、突出一圈侈口、深壁、平底、足底间突出一圈窄边稜、四足、足呈云头形。1936年曾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编号Porcelain No.25。全器满釉不露胎,仅在器底留下六个细小支钉痕。器底刻有乾隆御题一首。明代鉴赏家曹昭在《格古要论》中提到,汝窑瓷器「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这件水仙盆釉色匀润,通体无文,是传世所见唯一一件没有开片的汝窑瓷器。

  侈圆口、浅壁、壁呈圆形、平底、圈足微外撇。底部有三支钉痕,并刻有乾隆丙午年(1786)清和月,也就是乾隆五十一年四月御题。

  敛圆口、浅壁、平底、圈足外卷。器底有三个细小支钉痕,并刻有乾隆丙申(1776)春御题一首。诗文内容与现藏于伦敦大学大卫德基金会的另一件汝窑盘相同。这件藏于大卫德基金会的汝窑青瓷盘尺寸稍大,底有五支钉痕,并刻有乾隆已亥(1779)夏御题。二者诗文内容完全一致,但台北故宫汝窑青瓷圆洗除了御制诗外,还钤有一「朗润」印,二者在诗文布局上略有不同。

  椭圆形盆、侈口、深壁、平底、底足间突出一圈窄边稜,四足,足部可能原与其他水仙盆相同呈云头形,但现已被磨平。器底六个细小制定恒,并刻有乾隆辛巳年(1761)御题一首。诗文内容和其他二件刻有御制诗的水仙盆完全一致,都提及水仙盆传为猧食器,也就是猫食盆的传说。

  侈圆口、浅壁、平底、圈足外撇。底部有三细小支钉痕,口沿并镶铜扣。这件汝窑青瓷碟,底心刻篆书「丙」字,「丙」字周围并刻有乾隆甲午年(1774)春御题一首。

  台北故宫收藏有二件刻有「丙」字款的汝窑青瓷碟,对照雍正七年(1729)活记档匣作一条,不知道是否即是当中提到的「丙字圆笔洗二件」。此件作品在1936年曾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

  敛圆口、浅壁、壁呈弧形、平底、圈足略高且外撇,依足沿痕迹看来,该处原应镶有铜扣,但早已脱落。底部有五支钉痕,并刻有乾隆戊戌年(1778)仲夏,也就是乾隆四十三年五月御题一首。

  此件作品在1936年曾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编号Porcelain No.17。

  椭圆形盆、侈口、深壁、平底、底足间突出一圈窄边稜、四足、足呈云头形。1936年曾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编号Porcelain No.26。

  全器满釉不露胎,仅在器底留下五个支钉痕。目前传世汝窑水仙盆共有五件,一件藏于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馆,其他四件都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敛圆口、浅壁、壁呈弧形、平底、圈足略高且外撇。底部有五支钉痕,并刻有乾隆乙未年(1775)孟春月,也就是乾隆四十年正月御题一首。

  浅圆碟,口沿镶铜扣,底有三点细如芝麻的支烧痕,并有「奉华」二字刻于盘底中心。奉华二字刻痕细,内填硃红,由其痕迹观察应为支烧之后所刻。

  这件汝窑磁碟是现存三件刻有奉华款的汝窑瓷器中,唯一的一件盘碟类器皿。对照雍正七年(1729)活计档匣作一条,很可能即是汝窑清单中所指的奉华字圆笔洗。

坎昆宫殿赌场
上一篇:汝窑青瓷     下一篇:台北故宫博物馆藏汝窑青瓷椭圆小洗汝窑传世瓷